咨询热线:13354300850
网站公告: 擅长针对老公有外遇、妻子出轨、第三者插足、婚姻情感修复、个人财产调查等一系列棘手婚姻问题。
地址:吉林省长春市
电话:13354300850
行业动态 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动态 >

云南男子借高利贷被上门催债,2名讨债人被杀!

文章作者:管理员    时间:2019-10-21 16:30

今天小编带大家解读云南某男子借高利贷,被10余名讨债人上门讨债,2名讨债人被夺刀反杀,接下来我们来了解本文的详情吧!

 

这是一起因农家乐老板杨玉辉借高利贷,借贷人上门逼债引发的致人死亡案件。案发地在云南大理,时间是2017年。2018年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杨玉豪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被告人熊继锋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被告人杨玉辉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被告人李校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被告人阿余布尔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近期,杨玉辉的妻子熊芬燕从辩护律师处获悉,二审维持一审判决。

 

身高超过一米八、光头、戴墨镜与金项链、左臂绘有大纹身的王旺右死了。与他一同死亡的,还有江西省余干县的老乡田忠央。他们是放高利贷者,王旺右因“出面交涉有威慑力”,是冲突当天出头的讨债者。前往云南省大理州宾川县宾居镇乌龙坝杨玉辉的休闲园讨债之前,他们备好了棒球棍、钢管及3把长刀。

 

欠债

 

而今熊芬燕回想,2017年8月28日所发生的一切,这天,熊芬燕一岁大的小女儿星星一直哭闹不停,“怎么哄也哄不好。”下午,那群放高利贷的江西余干人上门了。

 

这笔高利贷是熊芬燕的丈夫杨玉辉借下的。杨玉辉本是一名包工头,与熊芬燕在大理当地的一家水泥厂工地上相识。2007年4月两人结婚后,杨玉辉成了宾川县宾居镇的一名上门女婿。

 

杨玉辉

 

熊芬燕告诉记者,2015年,杨玉辉以300余万元的价格拿到某房地产公司一处工程,但最终到手的工程款只有一半,这让原本资金宽裕的杨玉辉立即陷入了困顿,“为给工人发工钱,我们欠信用社及亲属的总共债务超过100万元。”杨玉辉决定另谋出路。他注意到,宾居镇乌龙坝一带的高山、草甸风光吸引着当地不少游客,但这些游客没地方吃饭,他决定在自家开一农家乐——二侠农家乐。

 

杨玉辉用微博、微信等工具,宣传宾居镇乌龙坝村一带的自然风光,并获准收取入山游客每人5元的卫生管理费,负责当地的垃圾清运。

 

5-10月是当地风光最为秀美的时节,二侠农家乐的生意日渐火爆,并常常人满为患,杨玉辉决定另辟一处场地。新址取名乌龙坝休闲园,位于距二侠农家乐约两公里的熊家土地上。从空中看,这是一处“C”字型铁皮房。杨玉辉在休闲园旁挖了一处水塘养鱼,并新修了一条至休闲园的土路。熊芬燕称,原本二侠农家乐生意兴隆,“我们挣一点、还一点。”其中信用社的30万元借款,这对夫妻还到只差10万元,“但休闲园花费了40万元,相当于一下又多了40万元的债务。”2017年3月,乌龙坝休闲园开始对外营业,杨玉辉仍差一笔钱来买鱼,熊芬燕称,他“通过手机”认识了那些放高利贷者。

 

熊芬燕的父亲熊义龙称,这些放高利贷者第一次上门时他在场,因利息太高,他坚决反对。但不久后,杨玉辉还是瞒着家人,借下了这笔高利贷。

 

大理州中级人民法院所作的《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就这一事实表述如下:2017年3月7日,杨玉辉经他人介绍,向江西余干人李校、李梦海、田忠央借高利贷,出具给李校借条金额为33000元,但实际收到27000元,约定月息2分,期限10天,逾期不还由借款人支付20%的违约金给出借人,逾期3天以上每天按本金8%利息支付给出借人。

 

一审判决书(部分)

 

加债

 

相关涉案人员解释,借条中的金额,扣除了3000元为保证金,扣除了3000元为10天的手续费和利息。熊芬燕称,杨玉辉实际只收到了26500元,“他们还要收500元的油钱、差旅费。”杨玉辉用这笔高利贷借款买了两吨桂花鱼、草鱼、鲫鱼和鲤鱼。

 

熊芬燕称,原本双方说好的“10天期限”,但这些放高利贷者却在四五天后跑上门来,“没有说要钱的事,只是施压。”10天期限日当天,包括3名放高利贷者在内的七八人来到休闲园,“其中一人一来就砸自带的水杯,对我老公大骂,说既然敢借,就不怕不还。”3月的乌龙坝仍属于寒冬季节,草甸尚未泛绿,旅游旺季尚未到来,休闲园生意惨淡。熊芬燕算了算,在这10天里,休闲园的收入接近1万元,“还是没法还本金,只能还口头约定的10天利息3000元。

 

熊芬燕告诉记者,当日白天,杨玉辉已通过支付宝向对方支付了1000元,并解释其他两千元只能到晚上村里小卖部的主人回家后,用休闲园的现金兑换成电子金额后才能支付,“但他们不相信,非要找上门来,于是晚上我又给了两千元的现金。”2017年3月20日,讨债者三四次上门,杨玉辉还是无法还本金。对方遂提出,用杨玉辉的一辆三菱帕杰罗作抵押。此车是一辆二手车,系杨玉辉于6年前以20余万元的价格购得。熊芬燕称,此后李校等前后多次开着她家的帕杰罗轿车,毫无规律地上门要债,“有时是白天,有时是下半夜。”

 

2017年3月20日,李梦海等人上门讨债

 

关于讨债的次数,在判决书中,李梦海供述“去了五六次”,李校则供述“要过十多次”。熊芬燕称,讨债者多在休闲园免费就餐,他们喜欢吃腊肉及当地自烤白酒、啤酒,有时自己动手抓土鸡,喊厨师杀了吃。还多次跑到休闲园,自行通电打开KTV音响设备、麻将机娱乐,“我们因欠了钱,没一次敢吭声。”

 

判决书载明,因杨玉辉无法及时归还本金和利息,在李校等人催要下,杨玉辉于2017年6月6日出具给李校的借条金额变更为73000元,约定相同的借款期限、利息、逾期利息及违约金。期间,李校多次邀约他人到休闲园向杨玉辉索取现款,杨玉辉亦陆续归还了部分欠款。熊芬燕称,他们前后共计给了1万元左右的利息。

 

一审判决书(部分)

 

因放高利贷者随时可能上门,这对夫妻约定“一个睡上半夜,一个睡下半夜”。熊芬燕曾跟杨玉辉说,这笔高利贷是利滚利,照这样子下去,他们这辈子都无法还清。她称,杨玉辉身高172厘米,体重160多斤,身材不算瘦弱,但多次被放高利贷者揪住头发、用电棍威吓、推搡及围攻。杨玉辉私下对熊燕芬总说“不怕”,可每次放贷者上门,“他就不敢吭声。”

 

备刀

 

2017年8月28日,改变很多人命运的一天来临。几乎一整天,尚在襁褓中的星星都哭个不停。判决书载,这天,李校、李梦海、田忠央等邀约王旺右、程进波、张占勇等人,开3辆车到杨玉辉的休闲园要钱款。去之前,李校、田忠央、程国发3人到下关镇双鸳路大禹酒店西边的江西老乡铺面,拿了事先用床单裹好的3把东洋武士刀。

 

这支讨债队伍最终以王旺右出头。李校描述,王旺右身材高大,剃光头,戴着一副墨镜,一根金项链,由他出面的理由是“交涉比较有威慑力”。被邀请一同讨债的证人邹毛贵、程赞德等证实,在去宾川的途中,李校从车内拿出长刀展示,“当天我们江西人有人拿刀,有人拿棒。”判决书载,李校一行当日准备的凶器还有钢管与棒球棍,讨债队伍抵达休闲园的时间为当日下午4时许,共12人。

 

后来杨玉辉的弟弟杨玉豪看到,来人分两群,一群站在院心,一群坐在厨房门口的台坎上。熊芬燕提供的当日照片显示,来车分别为大理、昆明、福州牌照,“一来就开到院子里堵住了去路。”

 

杨玉豪

 

熊芬燕称,杨玉豪与哥哥杨玉辉身材相似,非常喜欢她的两个孩子阿旭与星星,“如果我忙,他自己饿着肚子,也要把他们先喂完。”

 

熊芬燕感到从未有过的紧张,她留意到,一名左臂绘有大纹身、着黑色坎肩、裤衩的高大男子(后证实为王旺右),带领数名男子涌入了厨房。她用当地方言提醒杨玉辉,“今天气氛不太对。”遂让这群男子到院子里喝茶。她数了数对方人头,一共放了13个杯子,泡了一壶茶(注:公诉机关指控称讨债队伍人数为12人)。

 

与之前一样,一些讨债者开始到鸡园子里抓土鸡。李校等提出,当天无论如何都要先还1万元。熊芬燕算了算,当时他们手上有三四千元现金,另有1800元的游客租借帐篷、炊具的押金,还有4桌(30余人)游客在吃烧烤,预计晚上7时可结账4千元,加起来勉强可以凑够1万元,“但我担心这些游客喝醉了要赊账,所以还是叫杨玉辉想办法借钱。”

 

这期间,杨玉辉的弟弟杨玉豪、熊芬燕的堂弟熊继锋(两人之前在附近草甸收卫生费),熊燕芬的父母(之前在地里头摘豌豆),厨师阿余布尔(之前去接杨玉辉的大儿子阿旭)陆续回到了休闲园。

 

阿余布尔

 

厨房里,熊芬燕背着女儿,与杨玉豪在洗碗豆尖,阿余布尔在切土豆,熊燕芬的母亲在抄一种当地叫金球花的野菜。证人李梦海看到,田忠央、王旺右、李校等第三次进了厨房。拿刀走在最前头的,仍是王旺右。

 

“他叫我立刻还钱,我说我老公正在借了,晚一点就可以给了。”话音刚落,熊芬燕感到王旺右推了后背的星星。她一个踉跄,脸部朝下摔向厨房内的排水沟。其家人看到,这对母女哇哇大哭,爬起后的熊芬燕满脸是泥。

 

案发当日讨债人员所驶3辆轿车

 

杨玉豪见状,抡起了厨房门口柴堆上的一把砍柴刀。

 

一审判决书中记载的审理查明的事实部分,对随后发生的冲突表述如下:被告熊继锋因不满王旺右逼讨债务的态度,与王旺右发生口角并拉扯,被告杨玉豪在旁见状,拿起一把柴刀冲上去,李校等立即跑出厨房。杨玉豪追赶从厨房后门往外逃跑的王旺右,在追赶时,弄掉柴刀,取了农田里的一根木棒殴打王旺右,杨玉辉亦取了一根木棒,一同将王旺右打倒在地。在杨玉豪、杨玉辉转而迎向他人时,被告阿余尔布赶来,持斧头脑打了受伤倒地的王旺右,而后离开现场。

 

此时,李校、徐志强、田忠央已跑到李校的车旁,从后备箱取出钢管、棒球棍、长刀等器械冲向杨玉豪、杨玉辉等,其中李校、田忠央各取一把长刀,其他人分别取了钢管等物。杨玉豪迎上去,避开田忠央砍过来的长刀,用木棒打中田忠央的头部,夺过田忠央的长刀,举刀使劲砍中田忠央背部一刀,接着又砍田忠央颈脖部一刀,致田忠央当场倒地死亡。李校等人见状转身逃跑,杨玉豪、熊继锋上前追赶,未能追上后返回休闲园,熊继锋在返回的路上捡到李校等人掉落的一把长刀。

 

在杨玉辉等人商讨如何处理事态时,杨玉豪走到因腿伤不能逃跑的王旺右旁,捡起地上的木棒殴打王旺右。熊继锋持长刀,站在杨玉辉旁边。杨玉豪从熊继锋手里拿过长刀,使劲连砍王旺右右颈部数刀,致使王旺右当场死亡。

 

经法医鉴定:死者田忠央的死亡原因系锐器砍切背部致双侧开放性血气胸合并大失血死亡;死者王旺右的死亡原因系锐器砍切颈部致颈髓完全离断死亡。田忠央、王旺佑致命伤外的其余损伤均为轻伤。

 

死缓

 

相关证言称,田忠央、王旺佑是“江西商会会员”,不清楚具体做什么工作,有证人证实田忠央与李校在下关放高利贷。田忠央的妻子证实,田忠央到云南大理的时间是2017年2月。王旺右的妻子证实,王旺佑于2017年8月初来到大理放高利贷,其以每万元一天100元或80元计息。

 

涉及本案中的3名高利贷放贷人中,李校是李梦海的女婿。李校曾因犯寻衅滋事罪,于2007年3月14日被温岭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经减刑一个月,于2007年11月10日刑满释放。

 

2018年12月24日,大理州中级人民法院就此案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杨玉豪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被告人熊继锋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被告人杨玉辉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被告人李校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被告人阿余布尔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属持械聚众斗殴,并且后果极其严重,杨玉豪一方“以一种相互默契的意思联络”,被告人杨玉豪在聚众斗殴过程中,持刀不计后果杀死被害人田忠央,并在斗殴结束后,又持刀杀死被害人王旺右,作案手段残忍,后果极其严重,社会危害性大,主观恶性深,本应严惩,但考虑到其在现场等候公安机关处理,归案后如实供述罪行,且案发后积极赔偿被害人亲属部分经济损失,此外,在讨要债务过程中,田忠央、王旺佑等人不顾杨玉辉的恳求,用言语相逼,致矛盾激化,引发本案,有一定过错,并且在打斗发生后,李校、田忠央等人取出事先准备的长刀、棒球棍、钢管等器械进行打斗,致使事态进一步升级,被害人田忠央既是受害人,又是聚众斗殴参加人,在斗殴发生后,持刀对杨玉豪进行砍杀,有一定过错,故,杨玉豪属于应当判处死刑,不是必须立即执行的犯罪分子。

 

杨玉豪的辩护人提出,杨玉豪属激情杀人,相对有预谋杀人,主观恶性较小。杨玉豪在《刑事上诉状》中写到:本案从“起根根、发芽芽”都是由对方引起的。杨玉豪曾称,他是被迫状态下的“胡乱砍杀”。近期,她从辩护律师处获悉,二审还是维持了一审判决。

下一篇:没有了
【返回上一页】
地址:吉林省长春市    手机:13354300850
Copyright 长春吉阳调查公司 版权所有